1. 零界财经首页
  2. 财经资讯
  3. 原油

机构外汇投资者交易限制使风险缓解受限

对于大的市场事件的任何反应的灵活性都过于受限,特别是在24小时的交易时段内。

摩根大通研究所开展的调查显示,较大的交易灵活性有助于机构投资者掌控影响市场的事件。

摩根大通研究所对三个重大事件前、中、后期间机构投资者交易行为进行了分析,包括:瑞士危机、英国退欧公投、2016美国大选

该智库对行业和地区层面的交易总量和净流量,以及每种投资者类型的交易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对一些机构投资者来说,在众多因素中,能够进行盘后交易可能是一种有益的补充。

调查人员认为,公司政策或监管条例将机构投资者的交易活动限制在正常交易时段或货币的当地市场,这可能会阻碍这些投资者在推动市场事件期间获取流动性和缓解风险。

他们的调查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在应对英国退欧和美国大选事件时,在新闻发布并且汇率最初开始变动之后的10-20个小时内,美国和欧洲、中东和非洲的资产管理者并未增加其交易量,直到美国交易时段开盘。

Pragma Securities 首席执行官CurtisPfeiffer说,因为外汇市场每天24小时运行,推动市场事件可以在任何时间发生,能够在市场压力期间进行交易,这自然是非常有利的。

他补充说:“相同的工具在这些期间适用,可以帮助客户通过分散交易来降低执行风险,从而实现及时多点执行,获得平均价格。”

Klarity 外汇负责人AmarjitSahota说,瑞郎危机等事件并非是可预测的,因此盘后操作将有助于更快的反应时间。

然而他说,必须考虑操作成本。

他说:“交易平台(例如移动交易)的轻松访问正在不断改善,因此政策可能会变得更加宽松。我预期机构投资者将部署合理的风险管理策略,从而减少大幅价格波动的影响。例如,只有当市场在既定时间框架内的移动超过2个标准差,他们才会触发策略。”

调查还显示,做市商创建了新的均衡汇率,但未从所有投资者领域和地区的净流量信息中受益。这个结论的依据是,在这三次事件中,新闻发布并且重新报价期间开始后,对冲基金立即交易,在汇率高波动期间转移风险,而其他机构投资者在市场价格稳定后才转移风险。

据Pfeiffer称,这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他说:“在进行交易所需的信息数量、类型和持续时间方面,每个市场参与者都有自己的标准。参与者的交易原因也有所不同。企业进行交易是为了满足其内部业务需求,预期收益水平通常不是考虑因素。”

Sahota同意这一观点,认为等待所有投资者领域和地区的净流量信息可能会扩大买卖价差,造成更大的价格缺口。

Global TradingAnalytics董事长John Halligan认为,这涉及到市场依赖的计算是否遗漏了任何相关信息。

他补充道:“尽管如此,我认为这个问题必须从做市商的角度来考虑。”

另外,调查人员认为,当监管机构和其他政策制定者制定限制对冲基金和做市商交易活动的政策时,应对他们在创建事件后均衡汇率方面所发挥的作用进行考虑。当被问及这是否合理时,Halligan认为监管机构在制定市场规则时,应考虑到所有潜在信息。

他说:“可能对市场造成重大影响的任何市场参与者所发挥的作用都应被纳入考虑范围,从而确保市场的公平。”

Sahota则持怀疑态度,称监管机构不可能对对冲基金和做市商的作用或需求过于宽松。

他最后说:“瑞士国家银行等政策制定者通常试图造成混乱,从而防止投资者对政策制定者加以利用,或迫使其决策者陷入困境。简而言之,政策制定者在提供更大透明度的同时,也想要拿出几张牌来纠正所发现的市场失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