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零界财经首页
  2. 财经资讯
  3. 行业动态

“高瓴资本”张磊:我最大的乐趣,就是帮干大事的企业家实现梦想

2005年创业之初,张磊提出了三个投资哲学,用三句古文来概括它们:

1.守正出奇

2.弱水三千,但取一瓢

3.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这不仅道破了张磊的价值投资,也道出了高瓴资本的投资本质。

在价值投资实践中予以遵循,以求在纷繁错杂的世界中坚守内心的宁静,避免错失真正有意义的机会。

1990年,张磊以河南省高考文科状元的身份考取中国人民大学国际金融专业。

1998年赴美国耶鲁大学求学,在耶鲁大学读书期间,曾在著名的耶鲁大学投资办公室(管理著名的耶鲁大学捐赠基金)工作,这段经历为他日后在投资界的成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海外求学经历让张磊感受到不同文化之间强烈的对比,通过近距离地学习西方思维模式,张磊反而对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有了新的参悟。

虽然现代金融投资的工具多来源于西方,但张磊希望能够结合东方特有的古典哲学,更好地理解和运用它们。

基于这样的背景下,2005年,张磊创建了高瓴资本。

作为一家专注于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的机构,高瓴资本经过十余年的发展,现已成为亚洲地区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投资基金之一。

据纽约时报的报道,高瓴资本成立至今,年均投资回报率达到39%,无疑,这是一个令人咋舌的高额收益。

作为当代中国“价值投资”领域教父级人物,张磊的投资风格受到两位投资大师的深刻影响,一位是沃伦·巴菲特,另一位是他的恩师大卫·史文森的影响。

作为耶鲁大学捐赠基金的首席投资官,大卫-史文森为美国各大机构输送了无数优秀的人才,被美国的机构投资者奉为教父级人物。

张磊不仅成功地把耶鲁的投资理念引入中国,并在此基础上衍生发展出了更适合中国的投资模式。

同时张磊也是巴菲特的坚定信念执行者。他更认可的是长期持有,而不是简单的价值投资者。

巴菲特早期投资是捡便宜的思路,后来才变成了长期持有的思路,所以张磊认可并学习了巴菲特的中后期投资。

张磊说:

“我要做企业的超长期合伙人,这是我的信念。高瓴的使命就是发掘最具有长期竞争优势的企业,用最长线的钱来帮助企业实现长期价值。

我们相信那些能长期为消费者带来价值、为产业链提高效率、‘护城河’足够深的商业模式能够带来长期的高资本回报率。”

于是,张磊瞄准了京东。

“高瓴资本”张磊:我最大的乐趣,就是帮干大事的企业家实现梦想

2010年,据说刘强东当时的融资需求只有7500万美元,但是张磊告诉刘强东:

“这个生意要不让我投3亿美元,要不我一分钱都不投,因为这个生意本身就是需要烧钱的生意,不烧足够的钱在物流和供应链系统上是看不出来核心竞争力的”。

这是当时国内的早期互联网企业的投资中单笔投资量最大的案子之一,高瓴也一度被人取笑“钱多人傻”。

但张磊很清楚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是最适合京东的,因为京东在他眼中恰似当年的亚马逊,而贝索斯的遗憾正是亚马逊成立时美国已经有了UPS这类的物流巨头,因此他丧失了做供应链整合的机会。

而在中国,京东不存在这样的对手,因此面临更好的历史机遇。这恐怕就是为什么高瓴愿意出资帮助京东自建物流平台。

回头去看,高瓴的这轮大手笔投资确实使京东在极短时间内迅速确立了在B2C电子商务领域不可撼动的领先优势,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威慑了新的资本投向该领域的竞争公司,强化了京东的绝对领袖地位。 

据悉,高瓴入资后的第二周张磊就带着刘强东去了美国。刘强东在沃尔玛总部待了四五天,全面了解沃尔玛的物流网络和仓储系统,并很快在京东展开了供应链再造和物流渠道优化。

张磊还安排京东的管理层与高瓴投资的另一家优秀的线下零售企业大润发的高管团队进行全天的经营管理跨界经验交流,帮助京东团队学习线下零售的管理知识。

在运营上,高瓴也帮助京东引进不少富有经验的互联网运营和营销等方面的高级管理人才。而后期引入的部分投资人据悉也有高瓴在其中发挥作用。

正如张磊在一次座谈中提到的,高瓴非常关注“邻居风险”,希望给京东后期引进的投资人也能像高瓴一样,没有短期退出压力,能真正放眼未来,支持公司的长远发展。

而腾讯入股京东,据说幕后推手也是张磊。

“高瓴资本”张磊:我最大的乐趣,就是帮干大事的企业家实现梦想

张磊的价值投资主要归纳为五部分:

1.超长期投资

“超长期投资是张磊的信念和信仰。总结来讲,第一点是把基金做成超长期结构的基金,第二点是所投公司和投资基金的理念要完全一致。”

2.投资具有伟大格局的企业家

“特别少的人,特别少的公司能够有这个格局、执行力、能够把公司愿景推到那么高的高度,我们就要寻找这样的人。找到这个人有两种模式:

一种模式是人海模式,到处参加各种会议,一个地方一个地方跑。我们采用的是研究型模式,就是通过研究发现哪个是最好的商业模式,然后我们再寻找跟最好商业模式契合的最好创业者,我们再一起发展。”

3.善于甄别“虚假护城河”

“张磊经常在公司内部强调要善于甄别“虚假的护城河”,譬如政府保护,这类的护城河随时都有可能崩溃。而长期创造最大价值的,并用最高效的方式和最低的成本创造最大价值的才是企业“护城河”的本质。”

4.在关键的时点投资关键的变化

关键时点就是大家都看不懂的时候。关键变化就是:

如果是一成不变的事情,实际上很容易被看见,这个世界永恒的只有变化。只有在变化的过程中才能去跟别人有不同的观点,而且是产生非常长期的不同观点。

张磊关注的是创造多大价值的机会,这就是深入基本研究,在这个过程中张磊多年来一直坚持持续深入的跨时间、跨地区、跨行业、跨类别、跨线上/线下的行业研究,所以高瓴能够深刻理解这些行业的长期内在发展规律和业务逻辑,从而准确把握行业与市场的变革要素和时点。”

5.三个哲学观

投资哲学:“守正用奇”、“弱水三千,但取一瓢”、“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张磊有三个哲学观,也是在公司里反复强调并实践的。

“守正用奇”语出老子《道德经》的“以正治国,以奇用兵”;“弱水三千,但取一瓢”引申自《论语》,是说看准了好的公司或业务模式就要下重注。

而“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出自《史记》,是说只要做正确的事情,不用去到处宣传,好的企业家会找到我们。”

“高瓴资本”张磊:我最大的乐趣,就是帮干大事的企业家实现梦想

张磊的投资理念:

1.我要做企业的超长期合伙人,这是我的信念。高瓴的使命就是发掘最具有长期竞争优势的企业,用最长线的钱来帮助企业实现长期价值。

我们相信那些能长期为消费者带来价值、为产业链提高效率、‘护城河’足够深的商业模式能够带来长期的高资本回报率。

2.要研究,只有研究才能让你对变化有理解。研究是基于深刻的对事物本质的研究,方法见仁见智,有的人看一两个季度,有的人看一两年,有的人看盈利,我看东西是看看五年、十年、二十年的东西。

我看的不是形式,我看的是一个人本质上给社会有没有创造价值,只要你给社会创造很大的价值,早晚你会给所创的公司创造价值。

3.我把投资大致分为两类,一种是零和游戏,一种是蛋糕做大游戏。很多人的投资是前者,比如pre-IPO这种,我个人是不相信零和游戏的。我喜欢把蛋糕做大的游戏,就是我的思想、资本不能创造价值,我是不会投资的。

4.我觉得“真正的护城河”是长期创造最大价值的,而且用最高效的方式和最低的成本创造最大价值。怎么创造这种价值,在不同的环境和不同的时代是不一样的。

在美国,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品牌是最大化、最快创造价值的“护城河”,而随着互联网对品牌的冲击,品牌价值的护城河又不见得是最高效的方式,有人说在网上通过意见领袖创造价值效率更高。

如我刚才说的,这个世界永恒的只有变化,护城河也不可能不变,优秀的公司是当互联网大潮袭来时,能够深挖自己的“护城河”,主动拥抱互联网带来的变化。如果一家企业恒古不变,这种企业永远不值得投资。

5.我们认为投公司就是投人,真正的好公司是有限的,真正有格局观、有胸怀又有执行力的创业者也是有限的,不如找最好的公司长期持有,帮助企业家把最好的能力发挥出来。

6.我本质上是创业家,只是我的专业领域是投资而已。能生活在这个创新层出不穷的时代里,我觉得很幸运。我喜欢想干大事的企业家,我最大的乐趣就是帮他们实现梦想。

7.创业中感触最深的是对价值观的坚持,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8.我们正在经历真正的转折点,不仅在数量上超越,而且从傻大笨粗的产品出口过度到知识产权的投资、甚至本土业务模式的海外出口。

9.刘强东非常的真实,我希望创业者更多的是真实,我就是烧钱的,真实的表达自己,总有适合你的投资者,就得真实,但是你别见一个资本家,这个资本家喜欢精耕细作的,你就说我们家就是江泽水乡来的。

你老在变,虽然融资做得很快,但是最后会有问题,我觉得真实是第一重要的,但是由于太多的人在培训创业家,有太多人培训资本家,我觉得培养很好,培养技术很好,但是培养的时候要强调他们把自己真实的一面互相曝露出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